「好吧,我們確實不合適。」

寫在最后:

人生總是如此艱難,尤其是愛情,相愛容易相守難。

兩個人分開的理由有很多:也許是三觀不合,不管怎樣磨合也無法認同對方;也許是生活習慣相差太大,不能良好地相適應;也許是她想要穩定的生活,而他只給得起漂泊的愛情。

但人的心是有溫度的,不可能在分手后就迅速清空愛意,坦然地把前任看作死人。大多數人都還緊抓著一絲希望不肯放手,明知道自己要做出很大犧牲,割舍掉對生活的某部分期待,也依然選擇了復合,一副要與對方死磕一輩子的架勢。

可是我們必須承認,每個人都是自私地,你的疲憊不堪和對自己的憐惜之情一定會勝過對Ta的愛,以至于到最后的最后,你終于肯放手并無奈地承認:

好吧,我們確實不合適……

但即便如此也無需悲觀,這世上與你一樣愛而不得的人有太多太多,這沒什麼稀罕。當到了不得不說再見的那一刻,我希望你能停下來好好道別,在這段感情里保留最后一份體面。

也請相信自己,你依然保留著愛別人的能力。

終有一天,你會投身到下一段溫柔的世俗中去。

 不知覺,已經在北京生活 了將近一個月了。可能對于很多人來說,北京是個令人向往,充滿著神秘色彩的地方。可是對于我來說,就是一個決定下,無奈 的抉擇。因為在我來北京之前,我還在為著實習的工作,而到處去面試。

  正如有句話說的好,二十幾歲的年輕人,正是出去闖天下的時候,二十幾歲不去闖天下,以后就會和常人一樣,為著生活而生活。對于現實的我來說,出于對未來的考慮,對父母的考慮,對身邊的人的考慮,我一個人來到了這個充滿忙碌的世界里,勉強

的被接受。二十幾歲的我,能做些什麼?我曾認真的想過,對于我來說,一個剛剛畢業的大學生,初出茅廬的小伙子,這樣的我,進入社會,我能做些什麼。和其他人一樣,找一個普普通通的工作,將就著過著生活。那不是我想要的,我曾經說過,我會給自己五年的時間去拼搏出一片屬于我的天下。那時的我,不在為生活的腳步而牽扯,那時的我可以帶著父母,家人去想去的地方,不在會為那一頓父母覺得很貴的飯菜而去選擇餓著肚子,我不舍望有對少錢財,只希望在父母健在的時候,有更多的時間去陪他們。

  在我來北京之前,在我還在城市的各個地方為著面試而四處奔波的時候,這時候,和我一個宿舍的舍友傳來捷報,起薪5k。我一下子,醒悟了,同樣的我。為何不去像他們一樣的去拼一下。去經歷一下四個月的提升,去為未來,做好準備。

  那時的我才看到,為來的我該是個什麼的樣子。未來的社會,未來的工作會是個什麼的樣子。有人說:年輕人,一定要在二十幾歲的時候,就看到幾年后,十幾年后,甚至幾十年后的社會,自己,家人會是什麼 的樣子。雖然現在的我,只能模糊的看到幾年后的樣子,但我相信現在我的這個決定是正確的,未來我的生活,也會因為這個決定而改變。我相信,未來的我會追的上我,任何一個同學的生活。不敢說是物質上超越,至少不會差多少的。

  為來的我們,能夠還會聚在一起的,相信就是生活上,工作上都還過的去的人。

  我更相信,為來的我們IT的幾個人,會越來越好。因為我們做出來別人不敢做的決定,因為我們都看到了為來的社會會發展成什麼樣子。我相信,我會過上我希望的生活,錢夠用就好,用最多的時間去陪自己的家人,去讓父母快樂。

   我很早的時候,就有一個愿望。就是去到只能在電視上看到的北京看一看。

  并且,帶上自己的父母。那時的自己,想到的時,自己在北京已經有了穩定的工作,有那個能力。現在的我正在走著我所想好的路線,北京我已經來了,天安門,我也看了。下面就是,穩定的工作,和讓在遙遠的天邊的父母家人接過來一起看一看。

  父親曾經說過,一輩子闖東闖西的,就是北京沒有去看過。或許,這對于父母來說,這是一種情結吧,對于我來說,這是我必須做到的事,也是我為父母做的第一件可以很快就可以實現的事吧。

   北京,一個讓人很不想在這里生活的地方。但是為了未來的自己,我只能這樣抉擇,雖然有些無奈,但我相信我的選擇。

   我知道,五年后的我會完成那些曾經默默許下的諾言。

   北京,我本不想來漂泊,但我相信不管是在哪里。我都會闖出屬于我的一片天。

   我本不想漂泊,但我相信我的抉擇。

你們知道蘇清晚有多話癆嗎?(顏小二:話癆何苦為難話癆。)

每天醒來,我就能收到她的微信消息:「我周,今天又想了一些標題!快夸我勤快!」

每天睡覺前,我也能收到她的微信消息:「我周,我下本書寫一個這樣的校園故事好不好?最近超級愛甜掉牙的青春故事!快夸我敬業!」

其實,以上只是特殊畫風,蘇清晚正常的畫風是這樣的——

「周,我跟你說,我昨天吃了油爆蝦,今天中午吃了牛蛙,晚上又吃了火鍋,我會不會胖得寫不動小說啊?」(吃獨食!你會跟你家的惡霸犬元帥一樣胖的!)

有時候,她的畫風是這樣的——

「周,隔壁托福班有一個2000年出生的小哥哥,又高又瘦,然后,他竟然堵在我們班門口找我要微信號,天哪,我的少女心!」(不聽不聽,蘇蘇念經。)

……

雖然蘇清晚話癆又是吃貨,可這不影響她是一個勤勞的作者,每次交稿都十分準時,我要隔空給她點個贊!我和她相識于2017年4月,從春夏到秋冬,如今又迎來了新一年的冬天,我們共同見證了《有鶴鳴夏》第一部到第三部和《南有嘉樹》的上市,初見秦先生的那些心動瞬間仍記憶猶新。

第一次心動

男人的臉龐如同雕刻一般,而這張臉從來沒有出現在公眾的視野當中,沒有人知道他長什麼樣,甚至沒有人知道他的年齡、資歷和背景。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秦有鶴」這三個字,意味著金融大鱷,富可敵國,控制著金融命脈。

就是這樣一個神秘到極致的男人,此時他就在她的面前,眼神中略帶著危險地看著她。

「秦先生,晚上好。」阮鳴夏淺淺地笑了一下,嘴角有很深的梨渦,話語顯得很俏皮。

她倒是不怕生,直接邁著纖細筆直的腿走到了秦有鶴對面的沙發上坐了下來,雙腿交疊在一起。

秦有鶴的目光如同鷹隼一般,略微在眼前這個女人的身上掃了一眼,這個女人很漂亮,氣質也足夠出眾。

「你一身黑,是打算來送終?」

第二次心動

秦有鶴拾起了一旁的錢夾,將錢夾扔到了阮鳴夏的手中:「拿了身份證,離開秦宅。」

阮鳴夏立刻伸手扶住了頭:「啊……我的頭好痛,我哪兒都去不了了。」

她前一秒還滿臉愧疚,下一秒又開始裝模作樣了。

「我的手也好疼……」一聽他要趕走她,她就開始慌了。

「你用手走路?」秦有鶴絲毫不給她留情面。

第三次心動

醫生離開之后,秦有鶴將煙蒂掐滅在煙灰缸里,清冽的煙草味撲面而來。

「你可以走了。」

「我有點餓了。」阮鳴夏皺眉。

「阮鳴夏,你不要得寸進尺。」秦有鶴的聲音里隱隱含著怒意。

管家剛好走進來:「廚師買了一些新鮮食材準備明天做早餐,先生需不需要吃夜宵?」

「要。」阮鳴夏含笑,直接替秦有鶴回答了。

「阮鳴夏。」秦有鶴起身,渾身的氣場厚重,讓阮鳴夏瑟縮了一下,但她還是硬著頭皮開口。

「我吃完就走,晚上在飯店都沒怎麼吃東西。」

秦有鶴的眉心沉了沉,管家見狀,就當作是秦有鶴默許了,立刻讓廚師去照辦了。

秦有鶴轉身上了樓,將她一個人留在了客廳里。

十幾分鐘后,管家端了一碗面走出來,面無論是賣相,還是香味都很好,阮鳴夏深吸了一口氣,覺得自己在秦宅里蹭醫治又蹭吃的特別不害臊。

她剛吃了一口面,就看到秦有鶴走下樓來,他剛剛洗完澡,身上穿了一件普通的居家睡袍,漆黑的頭髮上還有水珠。

「還沒走?」

「秦先生,我能在這借住一晚嗎?付費的那種。」

第四次心動

「秦先生,你有沒有想我?」阮鳴夏忽然開口,凝視著鏡頭里面的秦有鶴,眼神帶著一點點熱絡的味道。

鏡頭里的秦有鶴穿著灰色的睡袍,看上去很慵懶,睡袍的胸襟微微敞開著,讓阮鳴夏吞了口口水。

「困了。」秦有鶴沒有回應她,她發現每次只要一涉及感情,秦有鶴總是會回避她,而且,回避得非常理所當然。

阮鳴夏現在頭腦清醒得很,一點兒睡意都沒有,所以不想讓秦有鶴又這樣渾水摸魚過去……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阮鳴夏連忙追問,「你不說,我就不睡了。」

「那我睡了。」

「……」

蘇清晚

之前有個讀者在微博發私信問我:蘇蘇,為什麼你出書的速度這麼快?

為什麼呢?因為我不敢停筆,生怕被你們忘記。在這個信息更迭極其迅速的年代,一個作者如果停筆了,哪怕只是停一年,可能都會被遺忘。我難以想象擁有你們之后再失去會是什麼樣,所以,每次倦于碼字時,我就覺得要更加努力。

接檔文《有鶴鳴夏》的番外篇《非他不可》——季邵和顧和的故事,希望各位酥糖繼續喜歡。

最近,我在老家住了一段時間。老家每年都在變化,就像每年我看見父母,覺得他們一年比一年老了幾歲。

不變的是印象中那條大河和老城區狹窄的小馬路及老舊的屋子、每個人身上的那股倔強。

在北京時,我心心念念家里的牛雜粉,每次在朋友圈看見有人曬牛雜粉時,都覺得好想吃。

那天早上,我去熟悉的早餐店吃粉,鄰座是一對夫妻和一個男孩,從交談中可以看出他們是一家人,三人正在為兒子畢業之后的工作走向爭執。

夫妻二人有自己的希望,男孩則有他的夢想。

他們都試著說服對方,聲音越來越大,惹得早餐店的食客紛紛回頭。

最后,男孩似乎覺得自己說服不了他們,便不再多說了。

于是,這場爭執便在男孩的沉默中結束。

這種瑣事,我們在生活中經常遇到,尤其是年輕人和老年人之間的想法區別太大,性格稍微倔強的小孩,會跟大人們爭得面紅耳赤,希望大人們能聽聽自己的想法。

以前我也是這樣的人,隨著年齡的增長,性格和脾氣都相對而言不再那麼沖了。很多時候,我都像那個男孩一樣沉默,然后獨自努力行動得出結果后,等待大人們的認同。

我不知道男孩沉默的背后是不是也有這種想法,但我知道尤小喬有。

尤小喬的父親尤向北是個和大部分家長一樣固執的老頭。

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尤小喬的哥哥尤淼身上,讓尤淼從小按照他的意愿活著,卻從沒聽過尤淼心里最真實的想法。

從旁人的角度看,他是個失敗的父親,他從來只顧自己的意愿和想法,使尤淼摔倒在了賽場上再也沒爬起來,也埋葬了尤小喬的功夫夢,至少在她二十歲之前,都沒有機會真正地接觸正式的中國功夫。

可尤小喬從來沒有為自己爭辯什麼,她用實際行動去向尤向北證明,她的夢想不僅僅只是做夢想想,也不是不符實際的幻想,她是真的有實力和天賦去實現她的功夫夢。

很多時候,面紅耳赤的爭執都是沒必要的傷害,既傷了彼此之間的感情,又不能讓對方妥協于你。畢竟,在這世上,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存在,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我們所能做的是更多地用行動證明自己所想的是可以實現的。

想寫像尤小喬這樣的女主,平時看上去大大咧咧,卻是個極聰明的人,知道妥協與得失之間的利益平衡,既不傷害與別人之間的和氣,還能讓別人認同自己。

大概,像男主葉哥這樣的終極大佬就是被尤小喬這種隱藏的聰明吸引了吧……

她的內心深處有獨屬于自己的倔強,卻能像和煦的風,輕易化解。

生活在這具有煙火氣息的環境里,免不了有與人爭執的時候。每當這個時候,我們都要反復默念淡定,不用固執地讓別人認可你的想法,只需要你覺得這是正確的,那便是正確的。

剩下的,只需要你的努力,等你努力做出一番成績,自然有更多的人認可你。


15:42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