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情令》:魏嬰為何可以多次碰藍湛的抹額?原來都是他的心裡話

「抹額乃重要之物,非父母妻兒,豈能觸碰?」

這是藍湛在第一次醉酒後,同魏嬰說的一句話。

在藍家,抹額是一個非常重要且特殊的物件。

每一位藍家子弟都必須隨時隨地佩戴,並還將抹額放在了藍氏家規裡面,足以證明此物件對於藍氏家族的重要性。

「抹額意喻規束自我,不可擅動他人抹額,抹額不可做他用。」

對於藍湛來說,他的生活節奏都是嚴格按照家規來進行的,抹額自然也是如此。

但大家都知道,有一個人例外,那就是魏嬰。

可為什麼魏嬰就可以多次觸碰藍湛的抹額,甚至是將抹額拿來做他用呢?

其實只因為這裡面藏著的都是藍湛沒說出口的心裡話。

1、醉酒

魏嬰第一次碰藍湛抹額是在藍湛第一次醉酒的時候。藍湛被魏嬰耍了小手段而喝下了一杯酒,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而魏嬰則故意逗弄他,伸手去碰他的抹額,並說著「你抹額歪了」。

雖然此時的藍湛醉得迷迷糊糊,但他並不是毫無意識。從小在藍家耳濡目染,被叔父耳提面命,藍家的家規是已經存在於他的潛意識裡的。

所以當魏嬰伸手想去替藍湛調整他歪了的抹額時,藍湛下意識地就一把打開魏嬰的手,並慌忙地開始整理自己的抹額。

雖然他正處於醉酒的狀態,但他仍然深記著家規,記著「抹額乃重要之物」,這足以說明抹額對藍家人來說是多麼的重要,也足以說明藍湛是一個多麼守規矩的人,無論何時何地何人,都始終不忘自己一直遵守的。

但凡事總有例外,而對藍湛來說,魏嬰就是這個例外。

2、寒潭洞

如果說魏嬰第一次能碰到藍湛的抹額是因為藍湛醉酒的緣故,那麼第二次,就完全是他心甘情願的了。

兩個人一起墜入寒潭洞,面對藍翼前輩設置的只攻擊藍家以外的人的弦殺術,魏嬰別無他法,只能在弄清楚原因後,興奮地向藍湛喊道:「把你的抹額給我!」

這一次,藍湛並沒有猶豫,直接過去就把抹額的一端繞在了魏嬰的手臂上,同時自己的手臂繞著抹額的另一端。

對於這個舉動,他們兩人似乎都沒太意外,甚至有點理所當然。

此時的魏嬰已經知道了抹額對藍家弟子的重要性,但他還是這麼明目張膽地向藍湛索要抹額,是為什麼呢?

其實只是因為在魏嬰看來,這件事根本就沒那麼複雜,他也沒想那麼多,所以也不存在故不故意一說了。

更是可以說,在他看來抹額就算再重要充其量也不過是個物件而已,哪能有命重要。

相比起來,此時藍湛的心理就要複雜許多了。在魏嬰喊住他的一瞬間,他就知道魏嬰是要抹額的,並且他也有那麼一瞬間的猶豫。

畢竟從小根深蒂固的家規,總是會有無法控制的下意識反應。但也僅僅是那一瞬間,很快便直接行動了,因為他知道魏嬰並不是無理取鬧故意逗他,而是真的為瞭解決問題。

3、玄武洞

第三次魏嬰碰到藍湛抹額是在玄武洞中,很自然而然地就發生了。

這個時候藍湛對魏嬰早已經與別人不一樣了,更是對魏嬰的性格特點瞭解得很清楚了。

因為之前已經碰過兩次,魏嬰對碰藍湛抹額的這件事已經當作是平常事了,只不過他從沒有去思考過自己為什麼在藍湛那裡這麼特殊。

而藍湛呢,或許是已經完全放棄抵抗了吧。

當魏嬰說「我看你這抹額不錯」的時候,藍湛雖然想阻止,但終究沒有魏嬰的手快。過後他雖然有點氣惱,但到底是縱容了魏嬰的行為。

也就是這個小小的縱容的行為,才意識到魏嬰於藍湛而言,終究是不一樣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