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年放生護生,水族眾生登船道謝

玉兒 2020/07/31 檢舉

 

 

 

 


一、放生護生,魚鱉感恩

沿阜陽市西城牆雙龍橋向北過劉公祠,再向北直達泉河,在泉河邊有一古閘,名「謝公閘」。據相關史志記載:「明萬曆年間,潁州知州謝詔,愛民如子,為解城內水患之災、城南乾旱之急,引泉水南下,故在城西北角建石閘以治之。」人們為了紀念他,稱此閘為「謝公閘」,俗稱「大石橋」。

民國年間,住在大石橋附近有一戶姓門的人家,老夫妻二人相依為命,靠擺船為生。二位老人長年吃齋念佛、積德行善,日子雖過得艱辛,但為人卻十分正直、善良。每逢農曆初一、十五或諸佛菩薩聖誕日,他們就用擺渡掙來的錢去城裡買魚類,放歸泉河之中。如遇到心地慈悲的人來此地放生,門大伯總是把放生的人擺到河中心,幫助安全放生,並且分文不取。幾十年如一日,門大伯整天在船上一邊擺渡,一邊默默念佛。回到家裡,也是一邊念佛,一邊拜佛。兩位老人虔心禮佛,勇猛精進,從未間斷。

 

 

 

 

 

 


有一年夏季的一個清晨,天還未亮,泉河兩岸霧氣騰騰。因無人過河,門大伯獨自坐在船艙內,兩眼似睜非睜、似睡非睡地在念佛,只見有一黑臉老者與一身材矮胖之人來到船上。那老者身穿黑袍黑褲,全身烏黑,兩眼炯炯有神,似在放光。另一矮者,身子圓圓的,肚子鼓鼓的,腦袋尖尖的。看到二人來到船頭,門大伯問:「你們是誰?」來者答:「我是『黑大老爺』,原居城北黑龍潭,我身後這位是『袁大老爺』,家住城東毛家窩。因黑龍潭水已遭破壞,無法居住,現已移居大石橋。只因幾十年來,你夫妻二人救我等子孫無數,仁慈之心,功德無量,今日特來當面謝恩。你們吃齋念佛,戒殺放生,此舉驚天動地,諸佛護念,將來必定升天,子孫後代福壽綿長。」這時,門大伯才知是「黑魚精」與「鱉精」現身來此,隨口問道:「我們放生,這邊剛放,那邊就有人在河內捕撈,咋辦?」來者答:「請你放心好啦!你們每次放生,我都知道,我都會把它們收到窩子裡,嚴加看護,有個別調皮的,非要出去,我也無能為力,只好由它們去,因為是因果定數在起作用。至於有人捕魚,你放生是行善,他捕殺是作惡,善惡分明,因果循環,天理昭彰。那些人殺生害命太多,天地不容,最近姓魏的夫妻雙亡就是果報……」來者的話還未說完,這時雄雞高叫,河上雲開霧散,天已放亮,來者匆忙告別而去。門大伯這才記起,一個月前,專靠打漁為生的魏姓夫妻二人,一個撐船,一個撒網,正在捕魚時,忽然間狂風大起,暴雨如注,一陣波浪兇猛襲來,將船打翻,夫妻二人落入河中,屍首不見。原來是捕殺魚類眾生的報應!

 

 

 

 

 

 


從此以後,大石橋附近很少有人捕魚、釣魚了。再後來,凡是人們放生魚、螺螄等水族都去大石橋,凡買有烏龜、鱉之類的就去「毛家窩」(北京路潁河大橋北二百米處)放生。上世紀五十年代,當地老百姓還經常看到,成群結隊的鱉紛紛從河中心爬到岸上曬太陽。


二、傷害甲魚,報在己身

在安徽阜陽潁河與泉河交匯處,有個村子叫胡莊,靠潁河西岸渡口附近的河邊,有一直徑一米多、深不見底的圓形大窩子(現在在窩子以南百米處新建了阜陽潁河公路大橋),因靠壩堤有姓毛的居住,這地方又叫「毛窩」。這個窩子在河水下降的時候,大家都看到過,當然筆者也親眼看到過。附近有好奇之人曾經使用長竹竿相接插向窩子深處,也不能探到底處。很久以來,傳說這裡住著「老圓」(甲魚)精,亦曾多次顯靈。

 

 

 

 

 

 


記得上世紀六十年代後期,老圓精顯靈,方圓幾百里的男女老少信士前來河邊求葯治病的絡繹不絕,大隊幹部親自派人在這裡值班維持治安。另據說在解放前,南京開典當的老闆還讓老鄉帶信到毛窩找姓袁的投遞,但當時在這裡方圓左右連外來的媳婦都算上,也找不到一個姓袁的,人們都說這是毛窩老圓精顯靈。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