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鑒寶節目主持人王剛「誤砸」8.7億真古董,被持寶人告上法庭,官司持續了3年

2007年BTV推出了一檔鑒寶節目,取名為《天下收藏》,這檔節目一經播出就博得了很多觀眾的眼球,取得了不錯的收視率。

正因為其廣泛影響力,很多民間寶主不惜與該節目組簽訂免責協議,甘冒自家珍藏現場被砸毀的風險也要登臺鑒定一番。

寶主們之所以紛紛踴躍報名,筆者以為其背後有諸多原因,而其中 最為根本的當然是寶主對藏品真假存疑,想要給手裡的珍藏辨個真假、定個身價,天下熙熙皆為利來。

因為一旦被鑒定為真品,就等于有了行業專家的背書,該藏品的價值自然會水漲船高,甚至比寶主的預估價值高出數百倍、數千倍。

說到這檔節目,稍微年長一點的電視觀眾都對其印象特別深刻,其原因大致可以歸納為三個方面。

其一,節目聘請的主持人是家喻戶曉的國家一級演員:王剛,而他的資深收藏愛好者身份本就在文藝圈名氣頗大。 其二,節目採用了亮寶、辯寶、護寶三個環節的全新模式,設置了層層懸念,直到護寶環節才揭開真相。一旦經過節目聘請的三位專家鑒定為贗品,該藏品就會被主持人手持「護寶錘」當場砸毀,那場面很是刺激,心臟不好或是血壓高的朋友真受不了。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原來就在2012年,這檔節目鬧出一個特大新聞——「價值2億元」(約合新臺幣8.7億)的一對明永樂甜白釉壓手杯被主持人王剛砸毀了其中一隻。

事後,寶主找了其他鑒定機構進行多次鑒定,得出了「真品」的結論,于是將節目組及主持人王剛告上了法庭。

官司持續了三年之久才最終塵埃落定,這件事也成為 《天下收藏》節目最終于2014年停播的重要原因之一,至于節目于翌年改版複播,那又是後話了。

那麼,這樁官司的結局到底如何,此事對于王剛有什麼影響呢?這對號稱價值2億元(約合新臺幣8.7億)的古董究竟是不是真值這麼多錢呢?

01 被砸過程回顧

一些觀眾對于《天下收藏》這種 「去偽存真」——即不是真品就要砸毀的處理方式並不十分認同。

大部分觀眾是抱著看熱鬧的心態來看待「砸寶」這件事的。

王剛本人在收藏圈就很有名氣,曾有網友調侃:整個大清就沒有 「和大人」不敢砸的寶貝!

節目開播七年以來,王剛手裡的那只護寶錘砸毀了不少藏品。

直到2012年10月28日這期節目,河北寶主付常勇帶著「明永樂甜白釉壓手杯」來到現場。

按照固有流程,節目組與付常勇簽訂了一系列協定,其中就有免責聲明的條款——在寶主接受鑒定結果的情況下,節目主持人將砸毀被鑒定為贗品的藏品。

經過鑒定,現場專家組認為這對壓手杯是現代仿品——「暗刻龍紋過于生硬呆板,胎質過于粗雜,明顯不是永樂或宣德的胎」。

現場錄影顯示,付常勇看起來一時間有點難以接受,仿佛沒有回過神來,現場的氣氛仿佛已經凝固,觀眾們都在等待最終的結果。

主持人王剛七次詢問寶主付常勇「是否要立即退出」,得到的是否認答案。

按照節目預定流程,主持人舉起護寶錘「哢嚓」一下,砸毀了其中一隻壓手杯。

付常勇帶走了剩下的那只壓手杯和砸毀的瓷片,黯然離場。

回去後,他越想越不甘心,對節目現場的鑒定結果產生了巨大的懷疑,于是將碎片交給了一家專業公司重新鑒定。

令付常勇十分欣喜的是,這家鑒定公司給出的結論與 《天下收藏》專家組給的截然相反,認為這對壓手杯是真品!

這個消息很快被媒體大面積報導,而這對壓手杯估值2億元(約合新臺幣8.7億)的消息更成為線民們熱議的沸點!

付常勇很快將王剛和節目組一同告上法庭,2013年10月14日,此案在朝陽區法院開庭審理。

雙方爭議的核心問題就是這對壓手杯究竟是贗品還是被誤砸,因為涉案金額巨大(2億元),此案被稱為「京城砸寶第一案」。

而一審的結果是:付常勇敗訴,自行承擔訴訟費及其他費用。

02塵埃真的落定?

從2013年10月首次開庭到2016年7月,此案歷經三年之久,終審判決最終出爐—— 維持一審判決結果,駁回原告的全部訴訟請求。

對于這個結果,原告付常勇表示無法接受,他認為:節目組僅憑藉三位專家的結論就將藏品定為贗品砸毀是很不負責任的行為。

而就在2012年,這檔節目曾與首都博物館共同舉辦了一個為期半年的對比展覽,一方是該博物館珍藏的真品瓷器,一方是被砸毀的假瓷, 吸引了眾多藏友和愛好者前往近距離觀摩。

有業內人士認為,某些被砸毀的「贗品」其實是真品,其中不乏珍品。

這種說法在網路上獲得了很多線民的支持,而另一些網友堅持認為「假的真不了」。

于是爭議頓起,雙方吵得不可開交。

為了平息爭議,有關部門邀請了文物鑒定委員會四位專家到場,對那次展覽展出的所有被砸瓷器進行鑒定。

該專家團隊一致認為這批被砸瓷器皆為「贗品」,這起事件啟發了付常勇,他于是將節目組和王剛告上了法庭。

付常勇請到的兩位專家對完好的那個壓手杯和砸壞的瓷片進行斷代鑒定,得出了以下結論:付常勇提供的瓷器應屬于明代成化至嘉靖期間所造,用專業屬于來說——屬于寄託款器物,但明顯不是現代仿品。

那麼,什麼是寄託款呢?

——就是古代大匠為表達對前朝曾達到的高超工藝水準的崇敬和緬懷,故意不題寫本朝年款,而是寫上前朝的年號款識。

通俗來說,寄託款就是「古代仿品」。

寄託款最早出現在明正德年間(1560年-1521年), 有讀者不禁要問,如果這就是真相,為什麼法院最終判定原告敗訴呢?

作為被告的節目組和王剛兩方面都委派了律師到庭,堅持主張被砸毀的壓手杯是現代仿品,並證明節目組聘請的專家團隊具有權威性。

被告律師團隊聲明:原告付常勇已經在節目開始前已經簽署了藏品的 「生死文書」,並在砸毀藏品前詢問過寶主,對方表示不退出才舉起護寶錘的,堅持認為被告方沒有過失。

一審後,法院認為:原告在參加該節目前就知道了 「砸寶」環節,並簽署了相關約定文書、免責承諾書,並在錄製當天沒有退出,顯然已經接受了藏品被砸的風險。

因此,法院不支持原告付常勇的索賠主張,古董鑒定本就非常複雜,專家之間意見不統一也是常見現象。

文無第一,武無第二,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在我國,各級法院並沒有一個公認的文物鑒定機構,社會上也沒有專門鑒定資質的個人。

法院對此案的審理是基于原告在知情的前提下,沒有退出或及時阻止主持人砸毀藏品來審理的。

在原告無法取得權威性、被公認的鑒定結果的情況下,輸掉官司也是情理之中。

類似的案件,在國內並不少見,因為原告被告聘請的專家出具了相反鑒定結果,官司往往經年累月,非常難打。

法院在審理類似糾紛案件時,往往重點關注其相關程式是否合法合規,而原告、被告往往糾纏于藏品的真假問題。

筆者認為,這類案件還將時有發生,那是因為:古董文玩鑒定工作這一行的水非常深,很難有一個機構或個人取得不可動搖的權威性。

所以,真假之爭的塵埃從未落定,類似的故事也會一次次重演。

2020年,王剛首次對于 「誤砸價值兩億文物」公開發聲:砸的就是贗品,之前是出于同情對方才沒說。

結語

無論你是什麼年齡段的收藏愛好者,對于古董文玩的投資必須謹慎。

畢竟,在這一行交學費的朋友太多了,也有不少人鬧出大笑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