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江湖:靠釋小龍和郝邵文賺10億臺幣,捧紅陳啟禮兒子,認賈靜雯做女兒,竹聯幫大佬「吳敦」的黑道往事


一、

1993年,4歲的釋小龍沒有想到,那次去台灣表演武術,竟然決定了他一生命運的走向。

那年,他隨少林寺訪問團在臺北室內體育場進行武術表演,令現場一萬多名觀眾大開眼界,甚至比明星演唱會還火爆。

觀眾席上,有位導演也觀看了這段演出,他拍了一下大腿,頓時心中有了盤算。

這位導演就是朱延平。

朱延平準備回家給長宏影視公司老板吳敦打電話,讓他趕緊簽約這名功夫小和尚。結果剛回到家,在電視上又看到另一個很可愛的小孩,在廣告片里說:師傅你要嘗一嘗。

這位可愛的小孩名叫郝邵文。

朱延平再次拍了一下大腿,一個想法油然而生,釋小龍和郝邵文,兩小孩一文一武,如果拍電影不火都不行。

朱延平聯系上影視制片人吳敦,讓他把這兩小孩子都簽下來,吳敦很快就找到少林寺武術團的住址,也聯系上了釋小龍的父親,卻被人家拒絕了。

原來,人家得知了吳敦的背景,是竹聯幫大佬,還坐過6年牢……而釋小龍來自大陸,跟台灣黑幫大佬扯上關系不太好……最后他們又是怎麼合作的呢?

這要先從吳敦講起。

二、

吳敦出生于1949年11月,父母原籍是安徽銅陵,隨蔣介石去了台灣。

那時的台灣,高層政局動蕩,底層亂象叢生。剛開始的時候,隨蔣介石來到台灣的有200萬軍工教家庭,在台灣 經常受到在地人人的排擠和抵制

為了反抗,外地人組織了很多幫派,這其中就有后來名震江湖的竹聯幫、四海幫等。

1962年,四海幫被台灣當局打壓,竹聯幫因此有了發展空間,陳啟禮趁機嶄露頭角,帶領「竹聯幫」成員占領了「四海幫」的部分地盤,后來一步步成為「竹聯幫」幫主。

1963年,14歲的吳敦進入中學,很快就加入竹聯幫,跟20歲的陳啟禮混江湖。

兩年后竹聯幫已有五、六百之眾,在台灣幫會中也算得上一方諸侯。

1968年4月,「竹聯幫」重新編組,25歲的陳啟禮開始擔任總堂主。19歲的吳敦是陳啟禮手下的得力干將。

1970年,因為竹聯幫成員陳仁,私吞了賭場母金,幫會在四處尋他蹤跡。終于,有小弟發現了陳仁,打電話到陳啟禮家,問要不要干他,陳啟禮不在家,是吳敦接的電話,他說當然要干!

于是陳仁被竹聯幫小弟捅了三刀,事發后,陳啟禮被捕入獄,吳敦很自責,覺得這都是自己的責任。

在沒有陳啟禮的日子里,竹聯幫群龍無首,成員受盡其他幫派的欺壓,吳敦參加過多次戰役,因狠辣著稱,江湖人稱「 鬼見愁」。

那一年,吳敦21歲。原本考上了政工干校,因為陳啟禮坐牢,他成天要為幫中兄弟出頭,也無心學習,便退學了。

退學后干過很多工作,后來在朋友賴慧中的慫恿下,一起拍了一個幫會電影。

那時有位很勵志的黑社會成員,名叫吳政輝,他在監獄里考上了大學,被蔣介石頒獎表揚。

吳敦認識吳政輝,給了點錢把改編權買過來,電影名字叫《金榜浪子吳政輝》。

就這樣,吳敦進入電影圈。

吳敦沒想到,就是這麼一次偶然的機會,令他成為台灣娛樂圈大佬。

三、

那時候的吳敦其實只是個打醬油的角色,除了把版權簽過來,也沒幫到什麼忙。

但七賢電影公司還是給吳敦拋來橄欖枝。

對方說:只要你把演員問題搞定就可以了。

吳敦問:演員有什麼問題?

對方說:之前我們談好檔期的演員經常被別的劇組搶走,你負責搶回來就行。

吳敦便一口應承下來,這個對他來說比較擅長。

那時台灣各行各業都有黑社會看場子,影視圈也不例外。

吳敦第一天上班,跟演員確認好第二天的通告,結果第二天一個演員都沒來。原來都被其他劇組搶走了,吳敦知道后,火冒三丈,立即帶領一幫兄弟,拿著武士刀,開車過去把演員給搶了回來。

那時在台灣拍戲要找一個「文制片」和一個「武制片」,文制片是負責拍電影的工作,武制片專門負責搶演員……

后來吳敦在台灣影視圈成為王牌武制片。他從不主動搶別人,也沒人敢搶他的演員。

台灣導演蔡揚名,跟吳敦合作過多部電影后,對他說:

你如果對電影有興趣,我就來教你,你可以把這文武 片合二為一。

此后 ,吳敦師從蔡揚名,學習電影制片的流程和技術。

順道介紹一下蔡揚名,他比吳敦大10歲,曾給大導演張徹當過副手,在台灣導演圈很知名。后來紅遍兩岸三地的偶像劇《流星花園》就是他——兒子蔡岳勛導演的。

蔡揚名還有個徒弟,叫朱延平,后來和王晶齊名。朱延平比吳敦小一歲,二人還算是師兄弟。

師從蔡楊名后,「文武雙制」的吳敦就更出名了,他和朱延平一個制片一個導演,一起拍了100多部電影。

賺到錢后的吳敦,還兼職做些生意。開了間南昌茶樓,還和導演兼歌手劉家昌一起合開唱片公司。

沒想到,竟和香港第一代打星王羽狹路相逢了。

四、

1983年,臺北舉辦亞太影展,彩排期間,34歲的吳敦正在和40歲的劉家昌聊事情,結果41歲的功夫巨星王羽,囂張跋扈地跑來甩了劉家昌一耳光。

吳敦為朋友出頭,要跟王羽干架。

王羽那時哪里知道,那位個頭不高、其貌不揚、脾氣倒很沖的人就是竹聯幫的「鬼見愁」吳敦。

得知大名后,練過功夫,有錢又有名的王羽,不得不找竹聯幫元老作陪,在天吉樓餐廳向吳敦擺酒道歉。

那一次飯局,竹聯幫老大陳啟禮也參加了,此后,王羽混入了竹聯幫,搞了好幾個大新聞。

而吳敦也惹了個大麻煩。

1984年9月16日,35歲的吳敦要和相戀四年的女友舉行婚禮,喜帖發了800多張,還請到了老蔣二兒子蔣緯國來證婚。

結果,大婚沒辦成。

在吳敦結婚的前兩天,他開設的南昌茶樓里,有一名職員身藏一把左輪手槍,被警方查獲,作為老板的吳敦難逃干系。

婚禮被迫延期,吳敦還必須去警局接受調查。

此時敏銳的吳敦已察覺到警方在策劃新一輪的「掃黑行動」,他便以拍電影為由,溜到美國避難。

與此同時,陳啟禮也帶人去美國刺殺作家江南。

作家江南原名劉宜良,那時在美國《加州論壇報》上連載《蔣經國傳》,曝光了蔣經國很多丑聞。蔣家封口不成,便讓竹聯幫大佬陳啟禮去解決掉他。

吳敦和執行任務的陳啟禮不期而遇,便一同參與了對劉宜良的刺殺。吳敦一槍命中江南眉心,其他殺手又補了兩槍……

轟動一時的「江南命案」曝光后,吳敦和陳啟禮被關進綠島監獄。

對于坐牢,大哥陳啟禮比吳敦有經驗多了,當年因為陳仁案,他坐過6年牢,在牢房里還認識了大作家李敖。

不想,吳敦竟然將監獄變成了自己的大學。

五、

怎麼打發監獄里單調無聊的日子?這是一門學問。

一開始,吳敦看武俠小說,或下象棋。

他特別喜歡金庸的武俠,后來出獄當制片人,把金庸的《倚天屠龍記》《射雕英雄傳》《神雕俠侶》《天龍八部》等小說的影視版權全買下來,還都拍成了電視劇。

可惜除了賈靜雯蘇有朋版的《倚天屠龍記》還可以,其他的都很爛。

陳啟禮看吳敦在監獄里心浮氣躁,便對他說:

你知不知道我們出去后會很有名?如果像你這樣,天天看武俠小說,出去以后三個月,你言之無物,沒有成長,就會被大家淡忘,就會從成名的行列里淘汰掉。要把書讀好,有一些內涵,當別人來問你話的時候,你才有水平,有內容。

吳敦開始讓家人給他寄古文書,比如《四書》《五經》《論語》《資治通鑒》等等。

一開始,看不懂,一箱書只看過一兩本。不懂的就問陳啟禮,后來到出獄的時候,家里定期送來的書,一箱里只剩下一兩本沒看。

吳敦沒上過大學,監獄就是他的大學,而竹聯幫教父就是他的大學教授。

吳敦在監獄深造時,師弟朱延平的日子不好過了,以前還有情同手足的吳敦罩著,此后他也被各種幫會脅迫拍片。

在黑社會染指娛樂圈的日子里,吳敦的監獄大學提前畢業,很快就迎來了一波人生[高·潮]……

六、

1988年1月,蔣經國去世,百日后大赦,45歲的陳啟禮和39歲的吳敦因此假釋出獄。

出獄后,果然如陳啟禮所言,他們成為名人了。很多媒體采訪他們,引起社會廣泛熱議。

吳敦入獄前就是台灣文武雙制第一人,出獄后又名聲大噪,再加上當年那麼多影視資源和幫會背景,很快就有人投資,跟他合伙開影視公司。

公司名字就叫長宏影視股份有限公司。

1992年,43歲的吳敦開拍出獄后的第一部電影《五湖四海》,導演朱延平。

為了開門紅,吳敦請來台灣、香港六個影帝合演,像庹宗華、秦漢、鄧光榮、柯受良、王羽、午馬,等等。

結果,這第一部電影在台灣票房還可以,畢竟出品方和演員大多是台灣的,但台灣以外,連賣都賣不出去。

那時的香港電影叫好叫座的特別多,哪里輪得上這些過氣明星的台灣電影呢。

吳敦的第一部電影沒賺錢,投資人又撤回了投資,怎麼辦呢?

第二部電影,吳敦找人借了1000萬港幣,然后來到香港,找劉德華的經紀人張國忠,拍了一部電影《廟街十二少》。

演員陣容強大,劉德華、呂良偉、王祖賢、葉德嫻、吳孟達、曾江、劉江、向華強等,幾乎涵蓋了90年代初香港電影圈最紅的老中青三代演員。

連向華強都來捧場,可見吳敦的實力。

最終電影《廟街十二少》取得了1200萬港幣的票房,在當年票房排行第29名,在「雙周一成」霸榜的時代,這個成績也算不錯。

這部戲賺了100多萬港幣,他馬上在香港簽下10位當紅演員。每人付10萬訂金,把梁朝偉、張曼玉、張學友這些一網打盡。等他們誰有檔期,就把誰組合一起拍戲。

10萬訂金,就能請到劉德華、梁朝偉等香港當紅明星嗎?

主要因為吳敦是台灣竹聯幫大佬,很多香港演員經常要去台灣拍戲,如果不給吳敦面子,以后去台灣恐怕沒人敢保證其安全了。

連香港的大佬向華強都跟吳敦有交情,可想而知,吳敦到香港,也算是過江龍般的人物。

那時吳敦看誰紅,就給誰下訂金。

林志穎在歌壇走紅,吳敦馬上就安排他,和香港的一些當紅演員一起拍戲,還是由朱延平導演,比如《逃學外傳》《新流量胡蝶劍》《神經刀與飛天貓》,在當時都取得不俗的票房,吳敦賺了大錢的同時,把林志穎也帶紅了。

誰知,在釋小龍那里,他卻碰了壁。

七、

1993年,因為吳敦的黑社會背景,釋小龍父親拒絕了簽約。

怎麼辦呢?

手眼通天的吳敦四處摸底,很快就想到辦法。

原來少林寺代表團早在1991年就來過台灣,那時還受到蔣介石次子蔣緯國的熱情接見。吳敦跟蔣緯國有一些交情,前面說過,當年蔣緯國差點就成為他的證婚人。

通過蔣緯國的介紹,釋小龍父親也就打消了疑慮,但吳敦又加了四個砝碼:

其一,導演朱延平在80年代拍過《好小子》系列電影,也是童星的電影,反響還不錯,這說明長宏公司是有經驗的;

其二,長宏影視公司剛拍的電影《廟街十二少》《逃學外傳》《新流星胡蝶劍》《神經刀與飛天貓》,都叫好又賣座,很成功,說明長宏公司是有實力的;

其三,拍電影能弘揚少林文化,這不也正是少林寺此行台灣的目的麼;

其四,當時給的片酬是一部電影一萬塊人民幣(約新臺幣4.8萬)。

就這樣,第一部電影《笑林小子》在1994年4月上映了。隨后趁熱打鐵又拍了《笑林小子2新烏龍院》。

記得《笑林小子2新烏龍院》中有個郝劭文露雞雞的鏡頭,因為台灣電影審查法里有一條「性器官不可以外露」,電影審片官沒通過這部電影的審查。

吳敦不是吃素的,跑去跟審片官吵架,他說:

4歲的小男孩在雞雞上畫個大象鼻子,哪里[色.情]了,明明很可愛嘛!

面對吳敦這架勢,局長忙過來打圓場,對審片官說:

要酌情考慮,辦事情不應該這麼呆板。

于是就通過了。可見吳敦當時的實力。

《笑林小子2新烏龍院》在台灣上映后奪得2.6億臺幣,締造了台灣電影票房奇跡,而釋小龍、郝劭文也于一夜之間成為紅遍兩岸三地以及東南亞的童星。

那一年吳敦賺了一億多臺幣。

在慶功晚會上,吳敦給釋小龍和郝劭文各30萬臺幣的獎金,還收了釋小龍為義子,本來也想收郝邵文為義子的,結果郝劭文媽因為吳敦竹聯幫背景,沒有答應。

第二年,釋小龍和郝劭文的片酬也水漲船高,超過一些當紅明星。

此后五年,吳敦就靠這倆小孩打天下,賺了不少錢,朱延平也靠他們與香港導演王晶的「賭」片系列相抗衡。

八、

吳敦的烏龍院時代,釋小龍和郝劭文共合作了十部電影,僅在台灣就創造了近10億臺幣的票房。

但是由于朱延平過度重復這種千篇一律的喜劇風格,令觀眾審美疲勞,最終票房一蹶不振。

1997年,拍完《哪吒大戰美猴王》后,釋小龍、郝劭文這對一文一武的搭檔宣告解散。

那時候,台灣電影市場非常慘淡,吳敦開始在大陸拍電視劇。

其代表作品有《烏龍闖情關》《倚天屠龍記》《神醫俠侶》《鐵齒銅牙紀曉嵐III》《刁蠻公主》等,捧紅了賈靜雯等。

一天,吳敦曾對賈靜雯說:你好好工作,從現在開始,到明年這時候,包你賺到五千萬。

結果媒體傳出來的新聞是吳敦5000萬包養賈靜雯。

后來,吳敦澄清包養時說:

我連她的小指頭都沒摸過!是我兄弟周令剛托我照顧她啦!好兄弟的托付,自然不能不上心,我已認下她做干閨女,以后更要多多照顧她。

周令剛是台灣金牌制作人,也是竹聯幫成員。

2007年4日,64歲的竹聯幫教父陳啟禮患病去世,葬禮上各種黑白兩道名流前來吊唁,其中還有周杰倫。

之所以有周杰倫也前來吊唁,是因為那時他和陳楚河主演了吳敦投資的電影《大灌籃》。

電影《大灌籃》上映后取得票房、口碑雙豐收。

2008年,吳敦趁熱打鐵,找周杰倫和林志玲搭戲,拍動作大片《刺陵》。

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這一部戲栽了。

一共投資4億臺幣,有很大一筆資金是找銀行借貸的,結果只收回3億,虧損的1億臺幣,吳敦只好拿房產抵押償還。

當媒體問他為何如此高價請周杰倫主演時,他說:

因為杰倫的才華、情義都是無價的。

江湖大哥就是局氣。

九、

吳敦的晚景,只能用「凄涼」來形容了。

《刺陵》一敗涂地,令吳敦元氣大傷。

2010年,吳敦替賈靜雯接了一個廣告,結果被賈靜雯爽約了,二人鬧翻,吳敦宣稱不會再和賈靜雯來往。

2011年,新劇《射雕英雄傳》啟動的時候,62歲的吳敦感覺不適,不過仍勉強到韓國首爾公干,最終暈倒在酒店。

主診醫生認為,他的病情火急,必須馬上插管輸氧氣,可是吳敦卻堅持不讓醫生插管。

他說:

那些被插管的人,沒有幾個能活著走出醫院。更何況我是江湖硬漢,怎能插著管子見人。死并不可怕,不過死也要死得「莊嚴」!

最后,吳敦在鬼門關轉了一圈,又回到人間。

那時,拍《刺陵》借貸的8000萬元,還欠7100多萬,他卻無力償還了。最后他的房屋也被法院拍賣了。

接受媒體采訪時,他說: 沒什麼,人生嘛,認命就好。隨后又補充了一句:再說吧,船到橋頭自然直。

2012年,吳敦憑借古龍的《天涯明月刀》再度翻身,還捧紅了昔日兄弟陳啟禮的兒子陳楚河,又收獲一枚干女兒張檬。

那一年,吳敦因拍攝新版《天龍八部》和干女兒賈靜雯和好如初。

提及被吳敦罵沒良心的不愉快的往事,賈靜雯表示「聽得都冒汗了」。

而吳敦也解圍道:「我那時心情不好口不擇言。」

近些年,吳敦也越來越低調了,江湖上已經很難看到他的身影了。2018年5月21日,20歲的釋小龍發了條微博稱最感謝的人有父親、師父和干爹吳敦。

但不久上映的《新烏龍院之笑鬧江湖》,導演雖然仍是朱延平,演員也有吳孟達等原班人馬,但制片不再是吳敦,投資也不是長宏電影公司,干兒子釋小龍也沒有參與演出。

在朱延平的采訪里,他說自己被黑幫脅迫拍片18年,這18年也包括與吳敦合作的近十年。

如今,他解放了……

回望往事,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有些人已經離開,有些人還在,但江湖,早已經不是原來的江湖了。


15:42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