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私的「花和尚」!8年內幫300多孕婦「生下孩子」 卻遭詆毀「被寺院除名」:他敗壞門風

唐朝僧人慧能在《菩提謁》中寫道:「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佛性常清凈,何處有塵埃!」表示佛性清澈乾淨,有佛性的人內心沒有雜念。在現代社會人們很難做到真正的心無雜念,但是道祿卻通過自己的方式,達到了內心平靜的最高境界。

從富商到和尚道祿原名吳兵,1973年出生於江蘇南通,通過個人努力成為了當地富甲一方的商賈。 1999年,通過家族聯姻和一位近親結了婚。由於擔心近親結婚生下的孩子健康有問題,夫妻二人就沒有要孩子的想法。 

 

只是年歲漸長,周圍親戚朋友也在不停地催生,於是吳兵逐漸產生了想要個孩子的想法。 為了保佑生下來的孩子安然無恙,吳兵曾去寺廟裡祈福,他在佛前許下誓言,若生下來的孩子健康, 則願意在自己50歲的時候削髮為僧。

過了不久,妻子就懷孕了,吳兵在妻子懷孕的期間常常做一些小善事,為自己的孩子積善積德。 很快,妻子就生下一個女嬰,經過醫生的檢查,孩子十分的健康。這讓吳家人都輕鬆了一口氣。有了女兒後, 吳兵的生意越做越大,三口之家過上了富足的生活。只是吳兵太過繁忙,無暇照顧妻女,這讓兩人的感情迅速降溫,妻子最終選擇離開吳兵。 

 

後來,吳兵又開始了一段短暫的婚姻,還是以失敗告終。雖然腰纏萬貫,但是沒有佳人左右為伴,這讓吳兵常常感嘆世事無常。在看透了人間的冷暖之後, 吳兵在37歲這一年選擇放棄經商,前往南通普賢寺遁入空門,他給自己取一法號為「道祿」。從此以後,俗世間的一切都與他無關了。

在普賢寺裡,道祿每日跟著師傅吃齋誦經,跟著師兄弟們打掃庭院,日子過得很平靜。從前在俗世間,由於生意的緣故,道祿每天都要經歷各種人情往來,觥籌交錯間他總感到一絲絲疲憊,如今在寺院裡,這樣平靜、安寧的生活是他從未體驗過的。 

 

道祿總是身著素色僧袍,面相隨和,語氣恭謙,默默做著自己的事情。這讓人根本無法聯想到以前那個在商場上叱詫風雲的吳兵。 他的一言一行都體現了佛家「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世界觀。令人不解的善意行為在普賢寺裡有專門 為超度墮胎而死的嬰靈設置的牌位,在這些牌位面前人們常常懺悔著自己的過錯,希望自己那未出世的孩子能早登極樂。每當道祿看見這樣的景象,再想起自己幸運出生的女兒,他心中總是百感交集。

在某個普通的黃昏,香客們都陸陸續續離開了普賢寺,道祿與以往一樣準備把寺門關上。 只是這一次道祿看到還有一個女人,她正在那超度嬰靈的牌位前長跪不起,懺悔著。

 

道祿上前提醒那女子,寺院關門時辰已到,該回去了。那女子轉過頭來看向道祿,憂容滿面。道祿見這般情形,就向女子詢問緣由。原來那女子遇到了一個不負責任的渣男,在她懷孕之後就消失不見了。自己沒有文化,在娘家也無依無靠,收入低微,靠自己養活母子二人怕是不可能的, 無奈之下,那女人只能選擇流產。流產後的女人心中有愧,便來這普賢寺禱告,祈求得到一絲慰藉,減少心中的負罪感。

聽完女子的遭遇,道祿再一次想起自己那健康出生的孩子, 於是決定幫助這個弱女子。他說,我可以幫你介紹工作,你先將自己安頓好。女子聽說後連忙道謝,說以後一定加倍感謝今日的幫助。 

 

是夜,道祿躺在床上回想黃昏時分發生的事情,他早已發現有這樣經歷的女人不在少數,也有的女人因為貧窮或者身體願意而失去孩子,自己在佛家中也學到了慈悲為懷的要義。於是,一個令人敬佩的想法在道祿的腦海中形成了—— 他決定發揚自己領悟到的慈悲精神,儘可能地去救助那些苦命的女人。道祿先是在網上發布了相關的帖子, 表示自己願意幫助那些想要墮胎的女子。帖子發布以後,幾乎每天都能收到有關的求助資訊。他把這些女子都安排在自己以前住的別墅裡待產,帶她們去醫院檢查身體,給她們生活用品上的補給。這樣一來,那些本沒有機會看看世界的小孩就能夠順利出生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