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爺收藏的一幅畫,曾有人出價200萬多沒賣,鑒定後小夥站不住了

温晗晗 2021/11/05 檢舉 我要評論

眾所周知,從漢武帝開始,中國就一直推崇儒家,將文人的地位定義為其他行業中最高的。在文人主導的社會下,自然是文人的作品最受到大眾的追捧的,在封建社會,只要家裡稍微富足的人家都會在家中掛上一兩幅書法字畫,以彰顯家裡有文化,給小輩們創造一種熱愛學習知識文化的氛圍。這不,一小夥家中的客廳就有很多書法字畫,還帶了一件最小幅的畫來鑒寶。這其中會發生什麼樣的故事呢?

在鑒寶節目中,據小夥子講述,他爺爺是一個古玩收藏愛好者,尤其對書法字畫特別感興趣,只要看到好的基本上都收下來。他爺爺去世以後,藏品基本都被他父親這一輩分完了,他父親也分到了幾幅畫,就掛在客廳中做裝飾用,沒想過能夠值多少錢。

然而,有一天,他父親的一個朋友到家中做客,立馬就看中客廳裡的幾幅畫,表示願意以50萬(約合新臺幣217萬)的價格將它們全部打包帶走。不過,他父親雖對畫不感興趣,但畫是他爺爺的遺物,有一種睹物思人、緬懷先人的情感在裡面,所以他父親並沒有同意這一項交易。

然後,他們一家像往常一樣在家中看電視,正好觀看了鑒寶節目于是,他父親便讓他帶其中最小的一幅畫,這是一幅愛新覺羅·溥儒的畫來鑒寶,順便裝個膽,也算是上過電視的人了。當然,小夥來鑒寶還有其他的目的,就是想知道這幅畫是不是真跡,目前有多大的價值。

專家接過畫後,仔細觀看了一會,說道:「溥儒又叫溥心佘是清代恭親王的孫子,民國的南張北溥說的就是張大千和溥儒。溥儒此人特別有才華,山水、人物、花鳥、書法,無一不精。這幅畫畫的是《仕女圖》,溥儒仕女畫的開臉是從唐伯虎畫的開臉演變過來的,這畫的開臉一看就和溥儒沒關係,畫中的衣紋也沒有溥儒畫的那麼飄逸,仕女用的顏料都是現代化學顏料,紅的有點豔俗,提拔的字體也不連貫。所以這應該是一幅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仿品。」

接著,專家看了一會,對小夥說道:「這太會玩了,用的是晚清時候的絹,可能你爺爺是被絹給誤導了,買到這件仿品。」小夥此事知道是假畫,頓時有點站不住了,一臉失望地向專家禮貌地道謝,就把畫給拿走了。

由此可見,如今造假技術越來越高超了,使用的技術很容易將人給矇騙,所以還是要擦亮眼睛觀察,最重要的是收藏有風險入行需謹慎!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