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餘命換你的願望…《折命舖》你敢不敢拿命來償?

水月 2020/06/22 檢舉

 

這是一個奇怪的生意:用你的餘命換你的願望。紀家人就是在經營這個「折命舖」。

「爸,只要走進我們家的人,都是想要些什麼;只有沒有欲望的人,才能得到圓滿。」一個地方需要他們,紀家人就來;當欲望被解決後,紀家人就走。不斷的遷徙,讓紀翩覺得任何事情都不需要太過在意:反正,命就是如此,順著走,也不需要作太多變化。

然而,那一年,紀翩遇到了一些人,這些人進來店舖後,影響了紀翩對店舖、對命運,甚至對自己人生的看法。

===《折命舖》搶先看===

印象裡,妻一向都是這麼溫文柔順,只可惜………。紀默然撫了撫妻皺了的外衣,一片葉子被輕輕地挪下。忽地一口氣,紀默然往妻的頭上吹,剛剛笑靨如花的妻就緩緩地飄落地面。紀翩皺眉:「你又要把媽收起來了。」

 

紀默然看著紀翩,這十五歲的孩子,正值叛逆的青春期。之前妻還在世的時候,一直擔心他是個啞子。結果目睹了妻在雨中,被車撞成一朵血紅的蝴蝶後,紀翩開口了。

 

「媽……。」

 

雖然到現在,多數時候,紀翩仍是安靜不語。一直都是沉默的孩子,或許這孩子應該才叫默然。

「我以為,你今天會讓媽出來久一點。」在玄關矮凳上坐下來,紀翩鬆開鞋帶:「畢竟今天剛搬家。」

「晚上,怕靈跑了。」父子一個樣,話語都很精簡。

 

對於家庭的那個宿命,基本上雙方是絕口不提。提了又有什麼用呢?多說幾句也改變不了什麼事情。

紀默然還記得,那天一早妻的笑容。溫暖如陽,誰知傍晚見到面卻成了白布一張。自己在急診室外痛哭,然後第一次跟父親說到舖子的事情。

 

「如果我接舖子,小青是不是就會回來了?為什麼要讓我薄後又要我孤單?一次帶走兩個會不會太殘忍?」

「我說過,你無法預測天的旨意。」父親面容哀戚:「是你一意孤行。」

「小青……小青是無辜的。她跟我們紀家命格一點關係都沒有呀!」紀默然歇斯底里:「我跟她換,我跟她換!讓她回來,讓她回來呀……」

「小青不會回來的。」父親說:「但是我可以讓小青繼續陪著你。」

那陣子,紀翩不吭一聲地坐在嬰兒椅裡,看著大人們折著紙蓮花。因為命運的關係,紀家也沒剩幾門親戚,少數幾個朋友來撚香,寒暄幾句就走。紀默然對著每位來家裡弔喪的客人鞠躬,但是總想著你們不懂我的悲傷。因為紀家的命運非凡,足以成為禁忌。

「辛苦你了。」父親某位修道已久的朋友拍拍紀默然的肩膀:「孤單難熬,請你切記。」

不再難熬了,紀默然想。這輩子,再也不要任何一個人為了這個命運犧牲了。總覺得是拿了妻的命,換取一些什麼。但是換到了什麼,他卻又不知道。

來折命的客人們至少知道自己要換到什麼。

「換你的平安。」頭七過後,父親交給他一本有電話簿厚度的筆記冊:「要找小青,把紀翩的血滴一滴在紙上,骨肉相連,小青就會現人形。切記,一次只你只有五個小時可以相處,五個小時之後就會化回黃紙一張。」

當時的紀默然看著父親,眼中帶著無數的淚水。「好好保重自己。」父親笑著說。

 

叫喚妻出來的第一次,是他們又搬離一處住所。妻高高興興地聽紀默然分享這幾年的多彩多姿,然而當天傍晚,父親走了。

 

紀默然相信,父親是拿自己的命換妻回來的。

https://bit.ly/3cROGzt" data-reactid="63" type="text">《折命舖》於鏡文學網站完結刊登,欲知下回請點此>>>

 

《折命舖》於鏡文學網站完結刊登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